預備步入深秋,建立受苦心志

 

WhatsApp Image 2019-11-15 at 16.51.14.jpeg◎李志輝

為了解牧者在反修例運動中所面對的衝擊,我們設立了焦點小組。在討論中,大部份話題都集中在教會如何面對眼前的矛盾,其中宗派堂會間、會眾之間、家庭親友間的撕裂,消耗了牧者許多心力。不過在疏理即時糾結的問題之際,有部份牧者的思考較為前瞻,表達出對教會將來發展的憂慮。他們預料未來的信徒會遇上逼迫;如何栽培門徒受苦的心志,預計會成為牧者帶領信徒向前走的新里程。(下文斜體句子直接引自受訪內容。)

他們大致上思考了幾方面的問題:

一、兩制與教會。「五十年不變」過後,兩制不再,恐怕香港會失去現時的宗教自由。綜觀國內教會所遭受到的打壓,預示香港教會如何堅持使命是個重大的考驗。大家要預備接受大趨勢,密切關心中國教會的境況,為家庭教會守望,學習為中國政府禱告。

「我覺得是香港政府會愈來愈想管教會。無論是佔中或反送中,教會也站出來,至少是一個統戰對象,管制是一定會的了,另外就是會收緊香港的宗教政策,像收緊內地的服侍。」

「我們也要預備將來會遇到宗教迫害,現在正好要預備大家。將來或者不能聚在一起敬拜,我們要被拆散,現在便是好時機提醒大家要做好準備。」

二、牧養與更新。新一代在互不信任和敵視的氛圍中成長,增添牧養難度。教會被打壓,不一定帶來復興;信徒若沒有適切的栽培,教會也難逃沒落。中國家庭教會如何面對苦難,足以給我們啟示去宣講受苦神學的信息,視逼迫為煉淨的磨練。

「我們反思去內地服侍。其實我們要向他們學習,特別是在文革年代,家庭教會的信徒為何依然可在信仰裡堅持。」

「我覺得有些事是不能迴避的,故此在講道時我也會多講受苦、逼迫、受試煉,大家都要預備殉道,如果大家都要死便不會害怕。這些都很真實。」

三、社區與資源。基督教大部份的社會服務資源都是來自政府,參與反政府的行動會否影響將來的生存空間,是個疑問。反修例運動若再持續,將導致移民潮再現;中上階層流失,教會資源下降。教牧要學習處理和面對整個社區的創傷,不單是個別的輔導。

顧慮步入深秋 

以上的思考固然很實際和具遠見,不過相對於內地基督徒所面對的寒冬,還有很多情況未及詳細討論。有學者分析,令內地信徒群體不安的有三種情況:一、無神論根深蒂固,整個社會氣氛不利於傳播信仰;二、宗教政策嚴謹,不合乎法制容許的宗教活動、場所、設置均被取締;三、宗教人士若拒絕配合政制上的要求,擔憂在經濟及生活上受到不公平的對待。在公共空間的領域,政策上所允許的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,往往未被充份利用。

根據美國佩爾研究所公佈的全球宗教自由度調研顯示,國內政府對宗教嚴謹管制的程度,與香港一向對宗教開放寬鬆比較,相距甚遠。2香港牧者產生顧慮,感到要為深秋漸近而籌算是可以想像的。

劍下顯現真光

其實,基督徒群體被打壓是個世界性的問題,不會是未來香港獨有的困境。「在凱撒的劍下」(Under Caesar’s Sword)是一項全球性的研究,學者專家到廿五個基督徒被欺壓得最嚴峻的國家,了解信徒如何應對;加上西方一些受到同類迫害地區的信徒所經歷的處境,匯集分析,發現受逼迫的信徒都積極地為主而活。他們的策略包括:尋求生存、聯合力量、頑強抗衡等三大取向。其中勇武抵抗佔的比率很小,主力並非衝擊當權者,而是對抗社區出現的武裝力量,當政府對這些勢力坐視不理,才動武抵抗。這展示出他們堅守主道的靈力頑強、靈活通達、多元發揮。3

研究也發現信徒在火煉中能夠堅持不屈,與擁抱著受苦心志息息相關。4「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!因為天國是他們的。」(太五10)聖經中出人意表的祝福觀念,也能幫助我們正面地預備黑夜的來臨。再者,近年還有不少先驅在「創啟地區」5以嶄新的延福範式來祝福萬民,6也為將來香港受管制的環境提供實務和理論的參考。總之,我們不乏同行者,只要回歸聖經,心意更新而變化,便能以廣闊的思維和胸襟來部署,繼續為主發熱發光。

 


1. Fenggang Yang, “Evangelization amid Cooperation, Accommodation, and Resistance: Chinese Christian Response to Persecution in Communist China,” in Under Caesar’s Sword: How Christians Respond to Persecution, ed. Daniel Philpott, trans. Timothy Samuel Shah (Cambridge: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, 2018), p.340-345.

2. Majumdar, Samirah. “A Closer Look at How Religious Restrictions Have Risen Around the World.” Pew Research Center, July 15, 2019, p.86-89.  https://www.pewforum.org/wp-content/uploads/sites/7/2019/07/Restrictions_X_WEB_7-15_FULL-VERSION-1.pdf.
3.Daniel Philpott and Timothy Samuel Shah, “Introduction,” in Under Caesar’s Sword: How Christians Respond to Persecution (Cambridge: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, 2018), p.11-19.
4. Daniel Philpott, Thomas F. Farr, and Timothy Samuel Shah, “In Response to Persecution: Findings of the Under Caesar’s Sword Project On Global Christian Communities,” University of Notre Dame, 2017, 36, https://ucs.nd.edu/assets/233538/ucs_report_2017_web.pdf.
5. 創啟地區是指對基督教抱懷疑甚至敵對態度的地方,要用「創」新的方式才能「啟」開福音之門,而事工必須遵守從「創」世記到「啟」示錄的一切聖經原則為要。
6. 余潔心:《福延萬族:不變的使命·多變的範式》(香港:義通達,2019),頁35-37。

本文同步刊於《時代論壇》(2019.11.15)

 

「反修例」與教會牧養情況研究系列(四)

使人和好的領導

communication-73331_640
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ay

◎劉忠明

我們都明白耶穌在馬太福音5:9的教導,衪對門徒說:「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!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。」但在今時今日的香港,當大家堅持不同的政見,甚或互相仇視時,我們作為信徒的,怎樣做才是和平之子?

若牧者和信徒領袖被問到信徒該如何面對這環境,這正是牧養的好機會!在太平盛世,有多少信徒願意主動尋求幫助?但除了和他們一起禱告、說些安慰的話語外,若被問到應採取甚麼立場時,如果只回答甚麼都不知道,又或教會內不談政治,那是最愚蠢的答案,信徒希望得到的是一些指引!

若對信徒說大家都有對錯,不會偏幫任何一方,採取中立便是對嗎?難道我們真的可以沒有立場?耶穌是沒有立場的嗎?當祂被問到應否納稅時、當看到聖殿被用作買賣的地方時,衪是有立場的!當彼得被囚禁,他說出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,他也是有立場!在選擇吃日本菜或韓國菜時,我們可以無意見,但應否按立某傳道人做牧師,領袖就不能表示中立、沒有意見,所以面對社會事件,特別是大是大非的問題,聖經的原則便是我們的立場,當中沒有中立這回事!

例如在面對不公義的事,我們絕對要站在公義這一邊,不能說不知道,或說要考慮其他因素而接受不公義的事情。濫用暴力是不公義的行為,視而不見也是不公不義,「是就說是」便是對的原則。但在尋求社會公義時,我們也不要忘記作和平之子。使人和好是我們的任務,所以我們在譴責暴力的同時,希望所說所做的能帶來平安。

要表達聖經的立場,可有甚麼行動?「是就說是」只是針對起誓而提出的原則,不代表即使是「對」的話,在任何情況下都可直說,而是要看情況調整說話的方法和技巧!保羅也說:「凡事都可行,但不都造就人。」(林前10:23)那就是說每種行動都有其不足之處,要小心處理。回到被信徒詢問立場這個場景,牧者、領袖雖然不能含混其詞,但也要細察環境和對象才作回應。對自己未能掌握的問題,便不應說中立,而是要表達個人理解仍不足夠,願意和大家一同摸索探討。若直接說出某些看法是會惹怒信徒的話,便要小心表達,領袖不一定要直接說明自己的立場,可叫對方先表達,然後一齊看清問題。若估計對方能接納不同立場的,便可稍微溫和地表達,不然,則可告訴對方你和他的看法不太相同,然後慢慢找時間來看聖經的原則,那麼,一方面可保持關係,另一方面也可以做到牧養。

保羅向腓立比教會的教導,是在各種環境下將生命之道表明出來(參腓2:16),若在交談時信徒看到牧者或領導是認真地回應弟兄姊妹,也不是硬要人接受某種看法,那麼他們才會信服,牧養才到位,弟兄姊妹才可保持和諧!求聖靈保守我們有同一的盼望、同一的意念!

有段禱文這樣説:「使我作你和平之子,在怨恨之中使用你的愛,在憂傷之中傳送你寬恕,在懷疑之中顯出你信實。」我們的責任是消除仇恨,讓信徒理解甚麼是神的國和義,並以聖經的原則來審視各人的行為,我們看不到人的內心,所以也不知道誰是最正確,但我們知道自己不一定對,因此在各有立場的同時,也要接納、尊重跟自己立場不同的人。抱持「寬恕但不縱容,求真但不懷疑」的心態,才能與會眾同行,而惟有這樣,才能帶給別人平安!

領袖要迎向甘苦的服侍

thorn-1842081_1920.jpg

◎賴淑芬

今天的信徒都喜歡聽祝福的話語:「應許兌現」、「祝福滿溢」、「一切順利、成功」……卻甚少人講及苦難,甚至鼓勵人學習迎向苦難這功課。由於想在苦難神學上學習更多,我看了費蘭度的《迎向甘苦的服侍》,領會到:服侍主的人一定會遇到苦難,但同時會得到不能言喻的喜樂,在受苦─享樂的過程中,學用簇新的眼光去理解苦與樂。作者提醒:喜樂與痛苦可以並存,喜樂使我們有力量去背起十架,是喜樂讓受苦變得有意義。喜樂與苦難是基督教不可或缺的概念,兩者可以,亦必須並存。[1]

過去幾年,主真的在建立我的受苦恩賜,而費蘭度的教導也有助我迎向甘苦的服侍,心中更願意和期待逆境的出現。兩年前,一位牧者為我分析屬靈恩賜,說主可能要發展我的受苦恩賜,我心內明白,但仍大叫不妙。當安靜默念主受苦的生命時,我想起「聖靈親自和我們的靈一同證明我們是神的兒女。既然是兒女,就是後嗣;是神的後嗣,也和基督一同作後嗣。我們既然和他一同受苦,就必和他一同得榮耀」(羅八16-18,新譯本)。受苦是得榮耀的另一途徑。

基督教輔導學之父保羅.杜尼耶(Paul Tournier)在太太去世後寫了《創造性的痛苦》(Creative Suffering)這本名著,他的立論是:「痛苦與喜樂都是基督教不可或缺的。」他自小痛失家人,在書中他寫道:「……我可以真心地說,我感到十分悲哀,但我是快樂人。」[2] 華里克牧師說過,我們的經驗,無論好壞,都帶著命定。也沒有一個傷痛不是帶著目的,將來不為神所用。因此,我們要用另一個眼光來審視過去不好的經歷,例如孤立、衝突、危機和攻擊等,讓自己能在回顧中轉化,擁抱這些經驗,視之為來自上帝的化了妝的祝福。

華人的教會文化較著重做事(doing),對甚麼是生命(being)有一種陌生感。但受苦卻是主孕育我們生命的必修課,能清理我們事奉的雜質,使我們更像保羅,在任何處境都尊主為大。沒有人會選擇經歷痛苦;沒有人會喜歡回顧痛苦,但它是上帝給我們的禮物!

領袖在服侍中一定會遇上苦難,在困難、痛苦之中,會推你更走近神,經歷祂深刻的愛。事實上,最能夠經歷神的愛和信實,就是在苦難的時刻,包括在肉身、情感、人際關係等的種種軟弱。保羅說主的恩典夠他用,叫神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(林後12:9)。服侍主的人一定會遇到困難,保羅的服侍是充滿困難的典型例子。然而,真正的領袖必定樂意「(與主)同受苦難,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」(提後2:3)。為基督的緣故忍受苦難是一項特權(羅8:17-18),因為「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,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、永遠的榮耀」(林後4:17),[3] 這也是我經常用來鼓勵自己的經文。無論個人的感覺如何、處境如何,或者眼前的挑戰有多艱難,總相信這是服侍者的常態,持守異象,信主加力,總能跨越,最後親嘗、分享主榮耀的喜悅。以下是我一個真實的經歷。

甘苦後的神蹟

接近十年前,我與隊工到中國跟政府交流,洽談開展困境兒童的工作,特別是申請牌照的事。一行人興致勃勃的出發,卻沒想到到頭來這樣艱辛而徒勞!整個旅程是不斷地喝酒,不斷地被帶去遊山玩水,正事卻沒有一樁談得上。十多年前的內地官場文化,都叫我們很花力氣適應。把酒言歡、先建交才談公事,都是我們之前不了解的潛規矩。

最後一晚是喝酒喝得最辛苦的,回到賓館,大家都不支倒下。記得我在廁所內暈頭轉向、雙腳無力站起來(國內的是蹲廁),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在廁所內用盡全身力量來呼求神,幸好沒有衣衫不整地倒下去;另外一位男同工也被酒精弄得身體每個細胞都紅燙。

這是旅程的最後一晚了,我們沒有一個是嗜酒的,大家已勉力奉陪,捱了很多回,勞力是付出了,事工發展之路彷彿遙不可及,教人失望頂透。宴會結束,我們又暈又嘔,在賓館休息了個多小時,才有力氣檢討整個旅程。有位義工表現激憤:「這樣喝酒,喝死人了!我們走!香港也有很多正事要辦!」大家頓時鴉雀無聲,心情低落到極點。

大家身體、情緒都欠佳,我惟有提議一起禱告,沒有神,我已不懂得帶領了。剛閉上眼晴,眼淚便止不住,因為想起了德蘭修女的故事。昔日她決定離開安舒的修道院,照顧街上的貧窮人時,只帶著修院的一片麵包。當她走到門外,看到衣衫襤褸的窮苦人,便把麵包送出了。不久,她餓得暈倒在街上,沒有人理會她,當她醒來,卻不當一回事,繼續在街上服侍。

上帝所要的,就要那些不愛惜自己生命的人,「因為,凡要救自己生命的,必喪掉生命;凡為我喪掉生命的,必得著生命」(太十六25)。當時我腦中出現的這個片段,叫我突然醒悟,大聲向神呼求:「主啊,我們所受的苦又算是甚麼呢?如果這個異象是祢的心意,我們不能放棄!」當我發出矢志不移的呼求後,在場各人都承接著,逐一起來宣告,又高聲讚美主,這是發生在賓館裡一場最敬虔的敬拜。禱告中,主安慰我們說:「天上的批文(牌照)我已為你們預備了。」即是說,我們不要只看眼前的絕路,此刻申請牌照是無比困難,但抓住祂的應許,事便可以成了!果然,主後來給了我們牌照,而且不是一個,是先後三個!

當領袖願意迎向甘苦的服侍,無論困難多大,都擺上代價來順服,上帝會以更大的神蹟來激勵我們!

 

[1] 費蘭度:《迎向甘苦的服侍》,陳俊莉譯(香港:福音證主協會,2013年),頁28、29。

[2] Paul Tournier, Creative Suffering (London: SCM Press, 1982), 60.

[3] 麥約翰:《領導真正領袖的二十六項特質》(香港:方舟機構有限公司,2006年),頁137。

領導六要:理念

古語有云:「修身、齊家、治國平天下」,作為管理人,先要做好自我管理,才能管理別人及團隊,以致領導整個企業,管理成效正是由內而外發揮。

「領導六要」根據這個理念,透過一系列課程,幫助管理人從個人、團隊及機構三大層面,提升領導力。領導六要包括「辨認呼召」、「品格建造」、「持續得力」、「領導方略」、「團隊領導」及「使命傳承」。辨認呼召、品格建造和持續得力屬於「自我管理」層面,持續得力和領導方略屬於「管理別人及團隊」層面,而使命傳承則屬於「管理機構」層面。